香蕉app换成什么了

() 刘岩一睁眼就看到小花的大眼睛盯着自已,吓了一跳:“小花,你啥时候醒的?看着我干什么?”

“你睡觉的样子就像个小孩子。”小花笑着,小手抚摸着刘岩的脸庞。

“我像个小孩子?嘿嘿,那你再尝尝我这个小孩子的厉害!”说着,刘岩掀开被子,一翻身,又把小花抱住了……

晚上八点多,两人的肚子都饿了,小花一边穿着衣服,一边着急的说道:“关姐晚饭应该还没吃呢,咱们快点去医院和她一起吃吧。”

刘岩笑道:“这都几点了,关姐肯定吃完晚饭了,护工会给她买的。”

“会吗?”小花嘟囔着,拿出手机给关清月发了一条微信,很快,关清月就回复了她,告诉她已经吃过晚饭了。

“被你蒙对了,关姐刚吃过完晚饭,那咱俩出去吃东西吧,我请客,怎么说我也是这里的半个主人。”小花双手搂着刘岩的脖子,亲昵的说。

刘岩心想,果然女人的身体被征服之后,都会变得很乖,很粘人,张小花也不例外。

“算了吧,还是我请客,这样,你挑吃饭的地点,我出钱,行吧?”刘岩在小花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小花嫣然一笑:“行,反正我男朋友是大款,走吧!”

两人说笑着走出酒店,打了一辆出租车,按照张小花的指引,来到了南海市湖东区的小吃夜市一条街。

南海市白天是一座喧闹豪华的大都市,可晚上,这种热闹的小吃街也不少,湖东区的这个就是最出名的一个,来南海市游玩的人都会到这里逛一逛,走出去的时候都是滚圆的肚子,因为这里的小吃真的是太好吃了。

厨房的约会

张小花刚入学的第一周,就被当地的同学带到这里吃过一次,后来就念念不忘,只要有时间,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,都要来这里吃一次,心情马上就明亮起来。

两人手拉着手,从小吃街的一头慢慢向里走去,果然,刘岩刚走几步就被两边小吃摊位上飘来的香味吸引住了,再加上他下午大战了两次,肚子确实饿了,口水马上流了出来。

“小花,尝尝这个烤串吧,这是什么做的?”刘岩拉着小花就要过去。

“你别急,我领你去吃那个椒香糍粑小排,保准你吃完了不想吃别的了!”小花不让他在这里停留,力拉着他往里面挤去,旁边小摊的老板气的直瞪她。

刘岩只好跟着小花一直来到了小吃街的里面,这个过程,刘岩抵御着两边飘来的各种美食香味,他的肚子叫的更厉害了。

终于,两人挤到了一个摊位前面,这个摊位比别的摊位要大一些,在边上还竖着一个旗子,上面写的“南海一绝椒香糍粑小排”!在这里还是很显眼的,离老远就能看见。

可惜的是,好吃的东西大家都喜欢,在这个摊位前面排队的人很长,大概有三四十人,这些人宁可在这里排队,也不去其他摊位上去吃现成的,可见美食的诱惑力有多大了。

刘岩皱着眉头,低声问道:“小花,这里还得排

队啊,咱们先去吃点别的吧。”

“不行,先忍一会,我告诉你啊,一会你只要吃了一口,你就会感激我了!”说着,小花死死的抱着刘岩的胳膊,不让他去别的地方吃,两人排在了队伍的最后。

慕名而来的人很多,不一会,两人身后又排了十几个人,刘岩看了直咋舌,心想这也太火爆了吧,这是有多好吃啊?

好在队伍前进的也很快,大概一分钟就有一个人买到了放在快餐盒里的小排,贪婪的吃着,排队的人看着他们,都馋的吞口水。

就在两人前面还有九个人的时候,后面传来了喧闹声,有几个粗大的嗓门喊着:“这他妈是卖什么的啊,排了这么长的队,把路都堵上了!”

刘岩回头一看,只见三个穿着花哨的衣服,带着大金链子的年轻人穿过排队的人群向前走来。

他低声问着小花:“这什么人啊?黑社会吗?”

小花低声答道:“差不多吧,我也遇到过一次,不过不是这几个人,谁知道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刘岩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看不像黑社会,如果是黑社会的,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是卖什么的,估计就是外地来的吧。”

被刘岩猜对了,这几个人也是游客,从外地来的,不过身份特殊,是几个富二代,纨绔子弟。

这几个人走到摊位前,闻到了椒香糍粑小排的香味,就走不动道了,对着老板大呼小叫着:“喂,老板,多少钱一份,给我们来三份!”

摊位里面站着两个人,看样子是夫妻俩,丈夫在制作,妻子给他打下手,帮着把小排放在快餐盒里,再套上塑料袋。

丈夫看了看这三个人,礼貌的说道:“先生,他们比你们来得早,你们还是排队吧!”

一个家伙眼睛就立起来了,嘴里骂骂咧咧

:“老子吃个小吃还得排队,你当你卖的是什么山珍海味吗?快点给老子拿三份,给你双倍的价钱!”

丈夫为难的答道:“先生,这不好啊,大家都在排队,我不多赚您的钱,还是排队吧。”

这时候,排队的人群中好几个人都很不满,不过大部分人都是敢怒不敢言,只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大家都在排队,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!”

这三个家伙勃然大怒,朝这两个学生就冲了过去,一顿拳打脚踢,场面大乱。

刘岩和张小花见到这一幕,也气得够呛,张小花掏出手机就要报警,说道:“那两个学生好像还是我们学校的,可别给打坏了。”

刘岩早就想动手了,他把张小花的手按住,说道:“别报警了,看他们这么嚣张,估计也不怕的,我去教训教训他们。”

那两个学生捂着头,蹲在地上,被三人打的狼狈不堪,好在这三人手里没有家伙,可就算用拳脚,也把两个人打的满脸是血了。

“住手!”刘岩高声喝道,他这一嗓子运用了真气,把在场的人都震得脑袋嗡的一下。

这三人也被吓了一跳,回头见是刘岩对他们怒目

而视,立刻停手,呈三角形把刘岩围在中间,其中一个长头发的家伙指着刘岩吼道:“你他妈是干什么的?狗拿耗子是吧?信不信我们连你一起打?”

“我也是排队买东西的,你们凭什么不排队还打人?”刘岩冷冷的问着。

“老子就打了,怎么着?你还不服啊?”说着,那个长毛就一拳朝刘岩脸上打来。

同时,另外两个人也飞起两脚朝刘岩身后踢来,旁边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呼,他们替刘岩担心,怕他也被打一顿。

刘岩没有伸手,也没有躲避,暗暗运用真气,使出了叶恒河教给他的金钟罩!

叶恒河教给刘岩的金钟罩主要是防身的,不过刘岩自己没事的时候进行了研究,发现自己可以调动体内的真气,把金钟罩这种防御功夫升级成了带有攻击性的功夫。

比如,当对手向他发起进攻的时候,他可以根据距离的多少,将真气环绕在身体周围,进行反弹!

反弹的力度可以自己掌握,根据对手的厉害程度调节,比如对付这几个普通人,几乎用一点点真气就够用了。

果然,当这三个人的快要打到刘岩的瞬间,突然向后飞去,旁观的人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因为刘岩根本就没有动手!

那三个人的手脚都被震伤了,用拳头的,手腕骨折,用脚的,脚踝骨折!

刘岩冷笑一声,也不去管那三个人,开始维护现场的秩序,高声喝道:“大家不要看了,继续按照顺序排队!”

众人在刘岩的指挥下,重新排队,那个排在最前面的人对刘岩说道:“兄弟,我们换一下吧,你先来。”

刘岩摇头道:“不用了,谢谢,我和女朋友在后面排队吧,也快到了。”

现场又恢复了秩序,那三个人也灰溜溜的逃走了,他们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,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张小花挽着刘岩的胳膊,感到特别的骄傲自豪,她把嘴巴凑近刘岩的耳边小声说道:“你太帅了,跟你在一起好有安感!”

刘岩感觉耳朵被张小花温热的气息吹着,一阵酥麻的感觉,他的身体又有反应了,想起了在床上的小花。

他急忙收定心神,和小花聊起了美食,这才把自己的注意力移开了。

十几分钟之后,两人排到了摊位前,摊主给两人装的小排明显比别人多一些,一脸感激的说道:“刚才谢谢你了,不然今天的摊可能要被砸了。”

刘岩淡淡一笑:“不用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“兄弟,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,我看那几个家伙也不简单,万一来找你们麻烦就不好了。”摊主很担心刘岩二人的安危。

“好,我知道!”刘岩嘴里答应着,心里却满不在乎,就这几个小混混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椒香糍粑小排果然美味无比,刘岩和张小花把小排端在手里,边走边吃,根本都无暇说话了,只能在嘴里发出“嗯嗯”的称赞声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